视界观

查看个人介绍

所爱隔山海

【百日孙翔Day.17】让他降落 上

注释:1.邱翔;2.娱乐圈paro/替身×当红炸子鸡;3.大纲文

补充:角色属于蝴蝶兰/年龄操作差一岁

 

1

 

其实很多人不知道,孙翔认识邱非比他们知道的那个时间要早得多。具体时间,差不多是在孙翔刚入圈,拍第一部主演电影的期间。

孙翔成名早,十七岁,未成年,一个很多人还在学校苦熬、削尖了脑袋想考一个好大学的年纪。参加选秀节目,凭着脸蛋儿和唱功圈了一票粉丝,人气居高不下,拿了冠军也是众望所归。身材和形体都不差,浑身都是加分项。比赛结束后签了南方的一家娱乐公司越云,虽说并不是“四巨头”那样有名气的大公司,但他在那公司里拿的是最好的资源,可见好运气也是属于他的。

二十一世纪二十年代末,唱片业全面萧条,公司打从一开始就没想让他在歌唱路上好好走下去,一上来就给他接了部戏。

孙翔那会儿年纪轻,初生牛犊不怕虎,也不掂量着自己几斤几两,连节正经表演课都没上过,也敢提刀就上,端的是少年人掀翻全宇宙的气势。

第一部戏是现偶。这种类型的片子不需要多少演技,念台词做表情,人人都会。主演几个都是时下大热的星儿,实力如何大家都心知肚明,不过是绣花枕头稻草芯儿罢了。片子质量不必说,高低不就。成绩却也不错,光是靠各家粉丝草些热度,无非是固定套路。

第二部又是同类型片,孙翔这校园男神的人设算是被定下来,粉丝也受用。毕竟生的一张好脸,不用来舔舔颜,未免有些浪费。

孙翔没有遇上红了一时就沉寂多年的尴尬经历,后来又在大热IP电影里露了脸,小角色,几句话的戏份,也就看不出演技优劣。天生的衣架子,面儿又生的桀骜,接到了不错的品牌代言。金发碧眼,十足招人喜欢。

一路上没遇上坎坷,顺风顺水。可能上帝造人时,本就给了一类人更多的偏爱,孙翔就是其中之一。

太过安逸,又是少年人,不免会染上些“眼高于顶”“自视过人”的脾气。平时分毫不显,直到碰上给他刺儿吃,未被表象遮住眼睛的人,才露出了一点儿端倪。

孙翔主演的首部电影拍摄在冬天,古装武侠,观众最乐意看的草包少年成长故事。因为生活不顺,诸事不宜,大家才最喜欢看这种结局温柔圆满的电影。

这些通常都该由历经千帆的戏骨来演,孙翔阅历太浅,眼界不够,不足以担的起一开始受人冷嘲,挣扎于生活边缘的形象。很大一部分原因也是由于他从未经历过。

可那戏的最大投资方是他们公司,也就不奇怪这主角之位为什么被他攥到手中了。

孙翔是过完十八岁生日的后两天进的组。拍摄地在南方的一个小城市,湿冷湿冷,穿古装就挺受不住。孙翔却能吃苦,一声不吭地捱着。头一天拍摄没出什么问题,第二天就招来了导演的一顿训。

导演是业内出了名的暴脾气,本来就看不上孙翔这选秀出道的真草包,抓到了机会,自然放不过去。

一场夜戏,男主角的父母平白无故遭了杀害,男主角外出回来后看到地两具血肉的迎接,情绪奔溃。

演过两部现偶,孙翔的台词功底稍微磨出了一丝一毫,但哭戏一直没有长进。他没有办法把自己的情绪真的放进角色里,对他来说,那是假的,都是别人的故事。

哭不出来。

NG十几条,大冬天,又是收尾夜戏,一群人陪他耗着,导演抄起大声公开口就骂。没用脏字儿,却也好听不到哪儿去,从演技差嘲到靠脸吃饭,最后还阴阳怪气地讽了一句“带资进组”。

“不会演就别演了,卖卖身材当个模特,跟这儿行混干嘛呀,好好的资源也糟蹋了。”

人都有劣根性,况且又被拖着时间好了这么久,自然也维持不了什么好脾气,骂的又不是自己,当即有人偷笑出声。孙翔没遇着过什么大风大浪,头一次被人揪出来这么一同贬斥,顿时脸色就不好看了。

屋子里开了扇雕花窗,夜风从那口子穿堂而来,凛冬的寒意渗进他的骨头里,一点一点晕散至五脏六腑,心肺脾腹。

孙翔呆站了几秒,然后拿眼睛觊了导演一眼,随即撂挑子不干了。

他冷笑道:“谁爱演谁演。”甩甩袖子就出了屋子往院儿上去了。

导演也是第一回见演员有这个性的,说不演就不演。这投资方供着的小少爷,脾气真是古怪,这毛不顺着捋,指不定那天投资方就得给这小少爷闹得给这部戏撤资了。

怪只怪开始越云给孙翔草什么“高冷校园男神”人设,逢是综艺还是采访,都让他少说话,公关课也没好好给他上上。

一惯就给惯出问题了。

孙翔没走太远,在院儿里寻了块大石头就坐下了。他的执行经纪人没跟着他,小助理也在一边看着不敢上来劝。

事实上孙翔气不顺极了,还正是容易着急上火的年纪,来这么一出还是等着人来给自个儿道歉,给他个台阶好回去继续演。然而整组人都挺懵,孙翔等了半天都没等来个人搭理他,脸皮儿更没处搁,一掀白眼,只觉不能就这么算了,掏出手机在微信对话框界面摁了半天。

敲来敲去,怎么也打不出个所以然来。

“孙翔前辈。”

冷不丁,孙翔耳边响起一个声音,他被吓一跳,急里慌张把手机屏幕一掩,借着月光看了一眼来人的脸。

不认识。

生得不差,眉目清朗,鼻是鼻,眼是眼,只是眉宇间有那么股子严肃过头的正经气,总体上是好看的,是讨小姑娘喜欢的面相。看着和他一般大。

孙翔实在想不起来哪里见到过这么一号人物,又想,总算来了个有眼力见的。

结果那人盯了他半天,说了句:“反正你现在无聊,要不要开一把?”那人晃了晃手机,屏幕上是某个大热游戏的界面。

敢情不是来劝他的。

人,孙翔是不认识的;冲对方这熟稔的态度,孙翔又感到不确定了。而他的直脑筋又出了问题,顺着对方的话接了下去:“你坑不坑啊,我不跟坑的人开的。”他讲这话的时候语气里带着轻蔑,嘴角撇着,俨然一副中二病患者的损样儿,直叫人想打他。

对方的脾气却很不错,轻轻“唔”了一声,接到:“不会坑你的,坑了大不了你当4v5秀个操作带个节奏逆风翻盘呗。”这丧自个儿志气的话一出口,还生着闷气的孙翔“哧”地笑出了声,几下退出微信界面上了号,说:“你召唤师ID什么,我邀你。”

“战斗格式。”

一看,孙翔乐了:“你这快上王者了,还能坑?逗我呢。”

对方便浅浅地弯了弯唇角,说:“排位吧。”

“行。”

第一把十五分钟。第二把十三分钟。

玩儿的时候有一嘴没一嘴聊了一会儿,讲的也是游戏。不过孙翔问到了对方的名字,和他一样是两个字的,“邱非”。

第二把孙翔拿了MVP,13/0/0,整个人都气脉顺畅,玩儿得挺爽。

邱非拍拍他肩膀,说:“孙翔前辈,时间差不多了,回去演戏吧。”

孙翔被他这句话一说,差点儿就以为自己这是在候戏的间隙呢。幸好他不至于失忆到忘了之前受得气儿,刚扬了没多久的嘴角又垮下来,说:“人家叫我不演呢,要你来当什么说客啊。”

“不是说客。”邱非说。

“嗯?”

“我希望你能演下去,你能演得好的。”

孙翔正好偏头看着邱非的脸,邱非说这话时直直地盯着他的眼睛。他被这个眼神蛊惑了,忽然之间让他认定了自己可以演好这件事。几秒之后他很不自在地把眼睛移开,说:“也不看看翔哥是谁,当然能演好了。”

邱非又露出了最初的那个不露声色的笑意:“嗯。”

孙翔却又拉不下脸又回去,好在这个时候他的小助理怯生生跑过来说导演说之前的话是他说重了,请你回去演戏,孙翔这才顺坡下了。

很奇怪,被打通了任督二脉似的,他忽然知道这场戏该怎么演了。

究竟是为什么让男主角的内心崩解的?

是因为原本勤恳生活的人遭受了飞来横祸,是因为原本和美的家庭一夜倾覆成为泡影。

这就是世界最原始的恶意。

孙翔活了十八岁,总算毫无保留地尝到了。

比如他也想把戏演好,甚至他穿着戏服冷的要命,却因为哭不出来,受了这狗血喷头的一同教训。

孙翔从来就不是什么驯顺的人,这坡下得也不顺,鼻子狠狠哼了口气,冲导演道:“再来一条。”

情绪到了。

少年从屋外往里走。推开门,首先看到的不是父母,确实劈头盖脸的噩耗。他面上的笑容凝固了,甚至手臂停滞在空气中忘了动作。

这是真的吗?这真的是他的爹娘吗?

为什么他只是绕了个路去买了桂花糕,他的爹娘就不再是他原本的爹娘了呢?

为什么不肯等他一下呢?

明明这糕点还热着呢。

少年的身形仿佛在那瞬间迅速矮顿下去,失却全身力气,颓丧而茫然地跪倒地上。他有些反应不过来,垂着脑袋,胸口汹涌着海洋的暗流。良久,干涩的眼眶落下一滴泪来,直愣愣地砸向地面。

“放你娘狗屁的说死就死。”

少年咬紧牙关,无奈地、苦痛地骂道。

“我可去你的昊天。”

卡——

过了。

总算结束了。

地面是水泥浇的,大冬天的不知道有多少冷,层层叠叠穿过布料传进来。孙翔还陷在情节,眨眨眼睛眼泪又掉下来一串。刚才他都忘记先前想好的,要哭得漂亮帅气的技巧。

这就是演戏啊。孙翔想。

小助理看他半天没动,急慌慌上去把他拉起来,拿了长羽绒外套往他身上一罩。孙翔由着她拉他起来,抬起头又想起来要找邱非。邱非还站在院子里,孙翔在屋子里,离得有些远。

可他还是看见邱非的笑了。笑完,邱非就转身走了。

自作主张地,就把他当成夸自己演得好了。

孙翔被小助理抓着走了几步,抹了把脸,问道:“我刚刚演得好不好?”

小姑娘点头:“特好。”

孙翔又暗自开心了一会儿。

没几秒,小助理又问:“翔哥,你跟刚刚那个人认识吗?”打游戏打得这么开心。

“不认识啊。”

“啊?”

孙翔想想不对,解释道:“认识的,刚认识的。”

回到酒店洗完澡,躺到床上,孙翔打开游戏,“战斗格式”还在线上,就又邀他solo了一把。最后是孙翔推了邱非的水晶。在推第二座塔的时候,孙翔没忍住开了语音。

“邱非。”他喊他。

邱非顺着他也把语音打开,应道:“嗯。”

“我今天演的好不好。”

“好。”他说。

顿了顿,又补充道:“最后一条,特别好。”

屏幕上的火炮千金没了动作,对方扔了两个技能就死回了泉水。

要死,孙翔想。妈妈对不起,我可能得弯了。

 

2

 

第二天有武戏。昨晚Solo之后他们又排了两把,直到邱非催他睡觉他才意犹未尽地说了好。加上了微信好友,得知对方也玩《荣耀》之后,还约好了一块儿竞技场。

入睡前,孙翔还想,什么时候能再见到邱非呢。

结果在片场又见到了。

还给了他挺大惊喜。

是他的武替。

十八岁那会儿孙翔和邱非身量还是相仿的。差了两厘米,可以忽略不计。

邱非穿了跟孙翔一样的戏服。他的眉眼挺适合这副子武装扮相,明眸皓齿的,像哪家跑出来的公子哥儿。孙翔跟他大眼瞪小眼几秒,感觉很穿越。他昨天还以为对方是哪个工作人员,或是跑来探班的小粉丝。怎么也没想到人家会是他的武替。

粗看一眼,只觉得邱非身板也不结实,经得了打么?

“你是我武替啊?”孙翔再一次确认一遍。

邱非便点点头:“嗯。”

实在不可思议,不会给一打就散了吧。

不过开了场,孙翔倒是明白自个儿之前都是多虑。邱非搁镜头前一站,虽说只是背影或是模糊的侧颜,出人意料地蒙上了江湖侠士的风范。衣袂飘飘,青丝如线。

孙翔在边儿上看着,只觉喉咙有点儿烧。

这羽绒服啊,实在是太厚了些。

到了晚上收了工,孙翔又邀邱非一块儿吃烧烤。邱非看上去性子不冷不热的,孙翔不是什么热切的人,但是却很乐意亲近他。

挺怪的。

可能真的得钟情了。

南方小城市的一个路边摊,周边都是烟熏火燎的味道。邱非见他带自己来这么个地方心下有些意外,本来以为这么个衣食无忧的小少爷,对这些地方准看不上眼。可能是他的目光过于探究,孙翔一偏脑袋,颇有些气鼓鼓道:“怎么着?这儿的烤肉特好吃。”

邱非存心逗他:“你怎么知道的,你才来这儿几天啊。”还没我跟这儿呆的久。

孙翔“哼”了一声,有些不好意思,又带着轻微的炫耀:“我粉丝告诉我的。”很多话,别人说起来就是招人嫌的语气,可从孙翔嘴里说出来,偏偏带上了谁都少有的生动。年纪有一部分因素,或许还有一部分是因为脸。

他为了好看,单单穿了件厚卫衣,抓绒的里子,圆领,露出整个脖子,为了要带发套,他的金毛剪短了不少,本身发质偏硬,这个时候刘海却听听话话贴在额头上。他拿那双猫一样的眼睛看邱非,招人得不像话。

邱非有想揉揉眼前人脑袋的冲动,可是不行。

还没有那么亲近。

还不可以。

东西上来,孙翔急哄哄拿了一串烤鸡翅上嘴啃,没几口被辣的不行,抓着邱非的手腕说要水。邱非就递给他可乐,简直雪上加霜。

邱非尝了一口,觉得没什么,说孙翔前辈你不是重庆人吗,怎么还这么怕辣?

孙翔泪眼汪汪:“你这叫地域歧视,哪有重庆人就不怕辣的说法?我要是东北人,我就非得会吹瓶吗?”

还真有些道理。

半晌,孙翔又回过味来:“你怎么知道我是哪里人?”

邱非:“……”

孙翔又想起昨天自己脑子里给邱非“探班粉丝”的定位,便没脸没皮地问了句:“你不会是我的粉丝吧?”

他没指望邱非能搭理他这一波“自我贴金”。

没成想,邱非微微红了面皮,抿起嘴唇点了点头。

“嗯。”

 

TBC.


常驻北极圈(瑟瑟发抖


评论(14)
热度(98)
©视界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