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心(一)

注释:1.叶修/蓝河(许博远);2.娱乐圈paro/影帝×迷弟


1.天雨粟

 

许博远为这次见面准备了很久。说实话,他也搞不明白自己怎么就像个姑娘千里见男友似的神经质,挑衣服都挑上半天。最后思来想去选了件灰衬衫和黑牛仔外套,还带副圆框眼镜,打扮得颇有小年轻的模样,看不出他平时就是个阿宅。

虽然他见过叶修很多次,但这却是叶修第一次见他。

见面的地方是叶修定的。他找的是个私厨,许博远倒是从来没有听说过。位置很偏,他开着高德地图才找到。约定的时间是十点,许博远是九点四十分到的。他很守时,加上这是跟叶修见面,他并不想迟到。

他不知道叶修一个外地人是怎么找到这个地方的。私厨藏在一个巷子里,地段不是很好,想必租金也比中心地段低上许多,店名拿一块小黑板在外头支着,叫“萨尔的家”,也不清楚这个名字的由来。许博远觉得自己即便是注意到有这样一家店的存在也不见得会开门走进去。各种意义上来说这地方存在感低到发指,哪天关了门,也不会有人发现。

外头门上挂了“CLOSE”的木牌,许博远不晓得该不该往里走,犹豫了半晌还是给叶修打了电话。他其实挺不愿意给叶修打电话的,隔着屏幕聊天还好,要是通过电话,他会紧张。

“喂?”叶修的声音。

“……”

显而易见,许博远一时间忘记了通话礼仪,只想挂断电话落荒而逃。

“蓝桥?”

“嗯,”许博远应了一声,又慌慌张张道,“我已经到了,可是外面挂了歇业的牌子,我——”

在许博远把话说完整之前,门却先一步开了,并且他耳边的手机和现实中真切地传来叶修的声音。

“没关系,直接进来吧。”

不由自主地,许博远捏着手机有些发呆。他总是这样,看见叶修就容易愣神。

叶修第一次见到许博远就是这样的一副模样。小年轻一脸懵懂地盯着他发愣,有点傻相,又很天真。

许博远反应过来这样盯着人家看未免太失礼,怪不好意思地低下头,说了句叶神好。眼睛盯着自己鞋舌上的jump man,甚至忘记了自己还捏着手机。

叶修有些啼笑皆非,伸手把他手机抽出来,又把许博远吓得往后退了一步。

“我有那么可怕吗?”

许博远又摇头,说:“我就是……不太会和人打交道。”他瞎说的。

“我想也是,”叶修却深以为然,“居然还会怕我这么亲切的人。”

“……”

私厨室内装修走的复古风,一楼有吧台和几个散座,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小咖啡店。叶修领着许博远往二楼走,上楼的楼梯很窄,勉强两个人可以走并排,许博远走在叶修的后头。

叶修的穿着比他还来得随意,深秋的天气里只套了件棉麻衬衫,不怕冷一样。

可是光是看看背影就很好看,许博远怀着鬼胎,暗自打量叶修露出来的脖颈,只想拿出手机拍照。

二楼比一楼宽敞,有开放式厨房。私厨的主人是个年轻男人,相貌很好,一身古着,腰间围了黑围裙。许博远觉得这房子的装修应该出自他本人的手笔。叶修朝他点点头,他回了个微笑,并且洗了手从流理台那边走过来。

许博远以为他要和叶修说一点什么,没想到是走过来和他打招呼的。对方朝他伸出手自我介绍道:“你好,我叫喻文州。”许博远握上去,可是还没等他作出回答,对方又说了些玩得开心的话,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又径自走开去忙了。

这样的人虽然看上去性格很不错,但是脾气则显得有些古怪。许博远想,这样的人很适合当故事的主角。

“我之前有部电影,《失察》,你看过吗?”叶修忽然问他。

他们一边往座位走,一边这样聊起来,并不太像第一次见面的陌生人,也没有不自在。

“看过。”事实上叶修的每一部片子许博远都看过。

“我就是拍那部戏的时候认识他的。”

“认识谁?”

“喻文州啊。”

“哦。”

许博远还等着叶修的下文,没想到叶修就没有再多说了。许博远想着,只是这样吗,拉开椅子坐下了。要说起来,叶修在那部片子里也是这样,穿一件棉麻衬衫,演一个画画儿的学生,跟现在差不多。许博远拿起桌上的大麦茶喝了一口,就听见叶修说:“我其实没想到蓝桥老师这么年轻的。”

许博远用力咽下那口水:“啊?”

“本来我看《家宴》,还以为你是个老派作家,怎么也得是四十多了吧,”叶修说着也乐,为了加深可信度还煞有介事点了点头,“没想到本人这么年轻,得比我小了吧。”

许博远不由自主咬了杯口,拿右手食指挠了挠脸颊,偏过头笑了(他害羞的时候爱这样):“很多人都这么说的。叶神你别喊我老师啊。”而事实上他很年轻,他写《家宴》的时候比现在还要小,二十岁的时候。可现在也并不大。大概天赋就是这么一回事儿,老天爷赏这口饭吃。

就跟叶修会演戏一个道理。

许博远这样笑起来,看上去比实际年龄更加小,又像是把情绪都揉进了笑里,带着不设防的可爱。

叶修说《家宴》就是文州推荐给我的。许博远又“嗯”了一声,心里又想,是以什么理由呢。

不像之前,这次叶修给了他回答。

“他当时说主角很像我,如果拍成电影一定得我演,”叶修的嘴角挑着惯有的笑意,“那当然得看,这书得多牛逼啊。”

许博远想,当然得像你啊。

毕竟你是原型嘛。

 

每个人心里都有秘密,有的人秘密多,有的人秘密少,有的人的秘密是可以跟别人分享的,有的人的则谁也别想知道。自然而然,许博远也是有秘密的。

他的秘密不多,叶修就是其中一个。

许博远是叶修最早的那批粉丝之一。

2017年他上高一,“叶修”这个名字是他从同学嘴里听来的。那时候他隔了一个过道坐的是个女生,下课的时候他坐在座位上写题,那个女孩子就在一边跟她朋友聊天,特闹。有时许博远被她吵得写不下去,也会在边上听一耳朵。不算偷听,而且她们聊得东西还挺有趣。

就是那天她们在聊一部电影,中国大陆没有上映,说是因为“尺度太大”的原因过不了审,但最近在国外某个电影节上拿了最佳剧本和最佳男主角的提名。其中有个女孩子挺兴奋,说那个我看过,里面的那个男主角特别好看。

许博远邻座的那个女孩子就说对啊超好看的。

旁边有个姑娘没看过,便问说“有多好看呢”,许博远也跟着她想“有多好看呢”。

“嗯,”邻座女孩子想了想,似是有些苦恼,不过很快有了答案,“非论起来,就是那种形容不出来的,抹杀一切的好看。”别人就说“这也太抽象了吧”,许博远却悄悄在心里给这位男主角留下了一个不明不白的轮廓,想去看看。

“男主角叫什么呢?”有个人问。

这次邻座女孩回答得很笃定:“我以前从来没听说过,叫叶修。叶子的叶,修改的那个修。”

那天许博远回家就去搜了那部片子,叫《残羹冷炙》。片名听上去很唬人,内容是不沾主流文化的文艺片,居然还是同性题材。许博远总算明白那些女孩子一开始在笑些什么了。

许博远看第一遍时只把它当故事来看,称不上好的结局,其中意味也丝毫不得其解。加上他才一个十多岁的大男孩儿,AV都没看过,先看了这么一部带着情\色、性\暗\示的同\志电影,反正他看完之后便只记得男主角那晃眼的光\裸的背了。

而他也可以承认,这个男主角——叶修,的确是邻座女孩子说的那种“抹杀一切的好看”。

那天晚上许博远没睡好,第二天上课破天荒走了神,反应过来时他的手已经往课本上画了一条蜿蜒的线。

许博远曾经学过一段时间的速写,学艺不精,但人像还是可以糊两张,头一回知道自己也是可以把人画的这么传神的。电影里有个镜头是这样的,叶修坐在出租屋的地面上抽烟,屋子的光很暗,白炽灯的光分散开,画面里就呈现出昏黄的色调。叶修的手撩起刘海,往后撸\了\一把,仰头吐了一口烟,明暗在他侧脸的轮廓中剥离开,他的睫毛在颤抖。

就是这个画面,许博远反复看了几遍。所以他可以确凿地说出来,叶修的眉骨是这样生的,鼻梁是那样的,嘴唇很薄,眼梢是下垂的,带着与生俱来的懒散,别人学也学不来。

许博远只画了一条细线,但那纯乎是叶修的侧脸。

于是他又像模像样地为这幅“习作”添上了眼睛和眉毛,最后又做贼心虚地擦去了。

在那之后许博远特意开了个微博小号关注了叶修。虽然叶修的微博里空空荡荡什么都没有。自此开始了并不称职的粉丝生涯。

关于叶修的他从来不去搜,几乎是从邻座女孩子那里听来的(虽然高二分班之后他也开始自力更生了)。比如叶修的经济公司是什么啦,叶修拿了什么奖啦,叶修要拍什么东西啦,叶修接了什么代言啦。她总是有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好说,可是许博远在边上还是一字没差地听了。

叶修很少在公众面前出现,很少接广告,身上只有几个奢侈品的代言,起点很高。反正邻座女孩讲起叶修总是一股子“我的爱豆最牛逼”的调调。许博远就特别喜欢她这样。

她桌上放叶修的照片,许博远一偏头就可以看见。他还听见那姑娘对那照片抱怨说“什么时候才能见你呢”,听去很傻,这样挺好。

到了高二文理大分科,许博远没跟那姑娘分到一个班心里还挺遗憾的,弄得他跟暗恋人家似的。

即使是这样他还是从来没有跟那个姑娘说过他们饭了同一个爱豆。他听了人家一个学期的墙角,真说出去还不得丢死人,那得是变\态吧。

许博远选的是理科,他们那个班班上男女比例4:1。他跟人熟得慢,可能是外表上看太像一个优等生,也不太合群,所以也有挺多人不爱搭理他。前座的张大春还是跟他一块儿打LOL才比较熟的。

他头回跟人家说话,还跟个傻帽似的问人家:“张大千跟你什么关系。”

张大春说可能是我失散多年的大明湖畔的爹爹吧。

许博远:“哈哈哈哈哈呃。”

好冷。

大春游戏技术比许博远好,不爱在频道打字,讲话满嘴跑火车的特别能逼逼到了频道里就成“sb滚”了。

他是第一个知道“许博远有个偶像叫叶修”这件事的人。

许博远有两个LOL账号,大号叫“蓝桥春雪”(后来他写小说也用这个当笔名),小号叫“蓝河123529”。大春开始一直以为他这小号后面跟的就是串乱码,有回他和许博远闲聊,问许博远干嘛给自己小号加串乱码。

许博远想了想,说:“那是我偶像生日。”他本来以为向别人承认这件事很困难,但说出口时却很简单。

大春:“……库里啊?”许博远最喜欢的篮球选手。

许博远:“怎么可能。”

大春:“总不是五五开吧。”他俩都挺喜欢的一个游戏主播。

许博远:“哈哈哈滚你妈。”许博远是颜狗,五五开特别丑。

大春:“那能是谁啊,都没听你说过,你还跟个娘炮儿似的加名字里。”

许博远想你听过才有鬼了,说:“你特么才娘炮呢,”又若无其事地说,“就……叶修呗。”

大春:“……”

 

“我操博远你特么原来有个姑娘喜欢的那种偶像!我的天博远看错你了!”大春差点喷他一脸口水。

许博远:“sb滚。”

大春就杵他肩膀,又拍自个儿大腿的,说:“我妹也特别迷他,成天‘我叶神’长‘我叶神’短的我都想揍她,看她是亲妹我才下不去手。”

许博远:“……”我可替你妹妹谢谢你啊,个呆逼。

大春缓了一会儿又觉得哪里不对,说:“谁生日还带‘123’的害得我以为是乱码。”

许博远解释:“我以前叫‘蓝河123’啊,‘蓝河’被人占了。”

大春挺无语。既然要改,为什么不直接改成“蓝河529”呢,改成“蓝河2(爱)529”也好啊。删几个字会死啊。

不过后来大春用他的高情商想通了,许博远是不好意思那么明目张胆。

到底谁是呆逼呢?

因为知道了这件事,大春有时候也会和许博远讲叶修,他基本上是从他妹妹那听来的。在许博远面前他拿“你偶像”来称呼叶修,偶尔也会拿“你叶神”来取笑许博远。许博远可一次也没用“我叶神”过。

虽说大春爱这么调侃他,但事实上他把许博远的这个秘密藏得很好。

到天再冷一点,他们换上秋季校服的时候,大春从他妹妹嘴里听说叶修要来他们广州路演。第二天许博远却没跟他提。大春一直憋到自习课才问许博远,说你偶像来我们广州你知道吗?

许博远:“知道啊。”他早就知道叶修要来广州。

大春背靠许博远的课桌,又问:“就今天,你打算怎么办?”

许博远轻描淡写道:“逃课呗。”

大春还以为自己耳朵出问题了。要知道——许博远——这个老师眼中的优等生,上课永远是背挺得倍儿直,笔记做得倍儿认真的那个,现在特么追个星,跟他说“逃课”?

“你刚才说啥?”

许博远手上刷刷写着卷子:“逃课呗。他有好几场,我看最近的那一场就行了。”

大春简直觉得这是个假的许博远。可许博远又问他:“要不要跟我一块儿,下午的课多没劲呀。”

大春看了眼排课,又看了看窗外,叹了口气:“一块儿呗。”

他转过去往试卷上写了几个字,实在没忍住,又转过头问许博远:“你怎么追个星跟小姑娘似的疯?跟我妹一样。”

许博远停了笔,抬头冲他笑了一下:“偶尔这样一次不好吗?还有,谁特么你妹啊。”

大春觉得许博远这样笑起来很可爱,只是一点点,于是便答道:“挺好的。”

下午也不知道许博远从哪儿弄来了出门条,大春本来还想着怎么翻墙的,没想到许博远这么靠谱把出门条都弄来了。理由还是身体不适,说的跟真的一样。转念又一想毕竟许博远是老师喜欢的“优等生”。

现场人特别多,因此他俩穿着土不拉几的校服混在人群里也不算惹眼。许博远见到叶修时并没有像大春以为的那样跟个姑娘似的叫出来。

大春还挺意外。

许博远只是抿着唇看那个人,大春形容不来他的神色。

叶修看起来比许博远在电影里看到的要更精神一些,随意地穿了件廓形外套,比许博远想得要矮一点,这样的身高正好,虽然瘦,但是肩膀挺宽,只单单往那里普通地一站,就吸引了他人全部的目光。

这样的人,天生是要站在别人眼前的。

许博远想,这是我第一次见叶修,只是这么想着,便有些不可控地,兀自低下头傻得冒泡地笑了。

那是正好有一个唱歌的环节,主持cue叶修唱歌。叶修说哥唱歌能把你们都唱进医院。主持说推广曲还不是你唱的。叶修说还不是因为我们组里太穷,死活要我唱,我好意思不唱吗。

当然啦,虽然他开始拒绝了,但最后还是唱了。唱的还不是那首推广曲,是另外一首比较老的粤语歌。叶修说他喜欢这一首。许博远歌单里也有这首歌,《爱与诚》。

后来许博远才知道那天叶修赶了这么多场路演,却只在那一场唱了歌。他很幸运。

叶修的唱腔不算特别,也没有专业歌手的技巧,粤语发音也略显蹩脚,明明是可以被称为“不过尔尔”,许博远却怎么也没办法移开眼睛。

他拿手机出来录像,手又抖得聚不了焦,又喊大春快帮他妹录下来。大春看了许博远一眼。许博远现在全然是个小粉丝的样子,眼睛亮亮的,脸也红扑扑的。

大春可真拿这个“迷弟”没办法。

叶修的声音比一般人更低一些,更和缓,还有些懒散;他的眼睛微微眯起来觑下面的人群,看去漫不经心似乎兴趣了了。

……太迷人了。

可以解释一下的是,许博远的另一个秘密,他的取向——并不是指追星的对象——的确为男。

许博远心跳得很快。他略低了脑袋,那首捂住眼睛,另一只手仍执拗地举着手机。

许博远,你完了。他想。

大春从余光看见他的模样,撞了一下他的肩膀,揶揄道:“蓝河123529,你沦陷了?”

“蓝河123529”本人无奈地笑了一下,并且点了点头,头一回这么坦然地承认了:“嗯,沦陷了。”

可不是嘛。他叶神可太好看了,抹杀一切的好看。

幸好逃了课。

那场结束之后叶修还要去赶其他的场,许博远没打算去看,出来之后他的心情出奇得好,走路都轻飘飘的。大春问他咱还回学校不。许博远说回去干嘛。大春说拿作业啊。许博远说拿什么拿平时也没见你这么爱学习啊不做了呗。大春可真是服了这位“优等生”。

许博远又说:“快把你拍的传给我。”

听见这句大春又来劲儿了:“我给我妹拍的,干嘛给你。

许博远:“……”

许博远:“哥,快给我。”

张大春:“……是在下输了。”

 

大春的身高比许博远高个几厘米,拍出来的视角也跟许博远不太一样。iPhone的摄影效果向来风评不错,成像很好。因为距离远,实际上叶修的五官已经不太清晰了,隔着幢幢人影却依然是画面里最显眼的主角。

许博远把照片同步到icloud上。

这是他第一次见叶修。

 

@蓝河529:那么下次见面是什么时候呢?

                   [图片]

2017年11月28日 21:17 来自 蓝河的iPhone 8

 

睡前,他拿小号发了这样一条微博,又想取笑自己的瞎矫情。可他觉得自己更加喜欢自己的偶像了。

那天晚上他睡得很好,并且做了一个不错的梦。

他梦见了列车和荒野,长长的车轨和车厢。天空又白又灰,有飞过的成排大雁。

这是下午映点播放的,《杀死那匹马》的画面。

许博远的梦里不止那一些。

还有一个望向列车窗外的年轻男子,他眼里像是有点燃的火焰。

那是《杀死那匹马》的男主角,叶修。

一个好梦。

而许博远也明白,当太阳升起来,他就该醒来了。

 

To be continued.

 

谢谢看到这里,球评啾咪唧>3<

作者很懒,一月一更。


(二)

 
评论(8)
热度(61)
© 于噤言/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