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心(二)

注释:1.叶修/蓝河(许博远);2.娱乐圈paro/影帝×迷弟;3.(一)

2.隔岸窥火

 

那场路演是许博远高中生涯唯一一次见叶修。其实许博远身上冒险精神很少,最爱的就是安于现状。没想到追次星还逃了课,这就挺奇怪的。他从小到大都没有这种非常规的逆反心理,属于那种乖乖牌。比如他喜欢写东西,想选文,可他妈妈让他选理考金融系他还是同意了。

可能他骨子里就缺那么一点叛逆的、去追逐什么死不放手的热血,遇上叶修这样的才会像发生了化学反应似的不管不顾凑上去看看那究竟是种什么样的人生。

叶修在访谈节目里总是很不靠谱的腔调,爱和主持人瞎侃,顾左右而言其他,讲的都是些乱七八糟的,全程嗑牙打屁,正经不过三秒。

唯有主持人问他,“为什么十七岁就出来演戏了”,他才认认真真答道,“喜欢呗。”

许博远当时听见这话,几乎就要被这理直气壮的“我喜欢我就要去干”的强盗逻辑迷住了。这模样性感极了,不是什么别的词语,就是性感。甚至要比叶修的脸还要讨他喜欢。

后来许博远大学考去了北京的一所985念金融。大春也考在北京,和他不是一个学校的。

大一开始许博远写一些稿子投给杂志社,他写小说和散文,有时候也写非虚构,有的发表了有的没发表,稿费就那么仨瓜俩枣。他全用来充游戏了。

后来他买了单反,追叶修的活动,也没几场。学业忙,叶修又成天只知道拍戏的,他也不怎么见得着。

他大二那年,嘉世——就是叶修在的那个经济公司,出道了一个女艺人,叫苏沐橙。叶修那一年就和她一起拍了电影。取景是在北京的一所高中,拍一部推理片,叫《失察》。许博远去探班的时候是晚上,夜戏,学校里也没什么学生,就是还有些高三的在上晚自习。

许博远是偷偷跑进去的。叶修在拍外景,许博远进去的时候他正好从拍摄地跑出来抽烟。就是在校园的大道上,离拍摄地不近也不远。

熟悉叶修的人都知道他抽烟,不同于其他偶像对自身形象的克制,他活的很自我,似乎原本怎么样,在旁人面前表现出来就是什么样。他抽很多烟,但不喝酒,据说酒量很差。这个据说是苏沐橙录节目的时候秃噜出来的。

忘了说,苏沐橙刚出道的时候就有不少风言风语说她和叶修有什么裙带关系,或者是更加不可告人的关系了。

许博远不太关注那些。

他看见他完全是一场意外。许博远不太敢往前,现在他和叶修之间的距离比上次近多了。许博远又想起叶修演的第一个角色,《残羹冷炙》里的沈初,也抽很多烟。虽然过了那么久,许博远还是记得那里面的叶修。

叶修那时候像是永远都睡不好,眼底下有一块很深的阴影,那个时候他17岁,白衬衫套在他身上显得他空空荡荡的瘦,他手指夹着烟搭在栏杆上,镜头就扫过他细瘦的腕骨和青白的手背。

特别好看。

很不好意思,许博远想着他撸过。

即使是许博远不喜欢烟味,但他还是很爱看叶修抽烟。就想现在这样。他就站在边上那单反拍照,叶修站在路灯那可怜巴巴的光里。取景框里是他三分之一的侧脸。

他穿一件校服,松松垮垮在外头套着,还这么抽烟,看去只像个不受管教的不良少年。一根烟燃到底的时候,叶修看见了许博远。

许博远也不晓得为什么叶修就看见了他,对方朝他招手,他也只好走过去。这样他们就在同一盏路灯的光亮里。

他闻到烟草的气味。叶修身上或许就应该是这个味道,而且因为是叶修,许博远也不觉得烟味讨厌了。

叶修脸上没什么表情,朝许博远伸出手,意思是把照片给他看看。许博远也不明白自己怎么就看懂了叶修沉默里的含义。他把单反递过去,叶修看了会儿机身,按了几个键,眼睛扫了许博远一眼:“你是我粉丝?”

“……嗯。”

叶修啧啧称奇:“哥居然还有这样的男粉。”

“……”这样是那样啊?想着你打飞机这样的?

其实许博远看得出来叶修的动作是在删照片。他的时间不算多,跟的行程也少,再加上叶修很少接乱七八糟的商演,所以他储存卡里的照片不算多。

叶修还在那儿叨叨:“……居然还有机场……这不是我上次内什么发布会么……”

许博远想着自己里面还有没备份的,也不知道叶修删了哪张,想想也是怪心疼的,实在舍不得,犹犹豫豫厚着脸皮道:“能不能别删?”

叶修便勾了勾唇角,没回这句:“你这相机挺贵吧?”

许博远:“……还行。”

叶修:“哪儿能,小朋友唬人可不行。”

许博远:“……”

叶修又问:“你拿这机子就光拍我了?”

许博远:“……也不是。”

叶修就装模作样瞪他,斥道:“胡说!这里面我就没看见别人。”

许博远挺尴尬,心下暗自想到我买相机追个星不拍你还拍谁,哪儿来这么多这个这个那个那个的废话,哪儿有偶像这么问粉丝问题的。当然许博远可不敢这么和叶修说,他的信条可是“我偶像什么都是对的”。

他便扯了扯捂得严实的口罩,诚心诚意低下头道:“叶神对不起我下次不乱拍了您可不可以把相机还给我?”这话问的,跟叶修是个抢东西的流氓一样。

叶修:“哎,你抬个头呗?”

许博远下意识抬头看他,然后就听见了快门声。

他愣了一下。

叶修把单反递到他手里,他也没反应过来。对方可能是想拍拍他的脑袋,可能觉得太过亲昵,便转而拍了拍他的肩膀。

“照片我没删,只删了你刚拍的抽烟的,”叶修说,“这些容易教坏你这样的小朋友。”

许博远听了他的话,又愣愣地点了点头。

叶修又说:“照片拍得不错,有哥本人十分之一帅吧。”

许博远在呆滞中又感到无语。叶修就是这样一种人,能把陈述事实这件事也干的很欠打的人,许博远作为“脑残迷弟”,有时候也挺受不了他的。

“叫什么?”叶修问。

许博远没觉得叶修这么问多少有些僭越,也没报上真实姓名,只说了一直用来混饭圈的名字:“蓝河。”

说起来,从他开始时不时传一些前线图的时候,他忽然多了不少粉丝,还有人喊他“蓝河小姐姐”呢。都没人怀疑皮下是个男孩子的。

叶修捡了其中一个字喊他。

“小蓝啊,”大概是觉得问了名字之后两个人多少亲近了一些,也许只是为了作出前辈姿态,叶修把之前没做完的动作继续了,他拍了拍许博远的脑袋:“以后好好学习。相机很不错,别光拿来拍我了,太浪费了。”

许博远的CPU都快烧了。

叶修居然摸了他的脑袋,太特么会撩了。他这一刻只想问问别的“女友粉”“老婆粉”,你们当粉丝的时候,有我这个“男友粉”幸福吗?

肯定是没有的。

这摸头杀,四舍五入等于谈恋爱好吗?

许博远真希望时间停止在这一瞬间。

叶修说完,又补了一句:“快回家吧,现在时间不可以探班的。”说完,便往片场走了。

正好苏沐橙跑出来找他,许博远站在原地还听见了她的声音。

“你怎么又跑过来抽烟啊。”挺无奈的。

“这不抽烟我还演得了戏吗?”叶修说。

“站在那边的是?”

叶修顿了顿:“一个粉丝。”

苏沐橙:“这么晚还跑过来?”

叶修又笑了一声:“小年轻嘛,还不懂事。”

许博远站在原地听到这句话,不知道为什么有了种心脏中了一箭的感觉。叶修讲话怎么就这么好听呢?

他心里有小鸟在唱歌,还得再高兴一会儿。

就这样,他独自在冷风里站了许久,半晌才反应过来,先前叶修那段话的意思是让他好好学习,别追星了。叶修删那些抽烟的照片,是不希望别人也模仿他去抽烟。

许博远心想,原来你也知道抽烟是不好的啊。

他把手按在叶修刚才拍过的地方,控制不住地笑了。

叶修就是这样一种人,他想,是那种值得作为榜样的偶像。

这是许博远一直以来都明白的。

而且,更值得庆祝的是,他的相机里不再只有单一的叶修了。

还有一张他自己,戴口罩的,叶修拍的,非常丑了,连他的十分之一帅都没有拍出来。可他以前追了那么多次活动,和叶修说话却是第一次。

他看见照片里的自己眼睛亮亮的。

即使被拍丑了,他也是很幸福的。

 

后来许博远追行程还是像原先那样有一搭没一搭地追,他每次见到叶修都挺开心的。这很奇怪,也不像是喜欢了一个偶像这么多年的粉丝,反倒还真是有点儿恋爱的意思。

《失察》票房上拿了不错的成绩。苏沐橙凭借那部戏拿了百花奖的最佳女主角。许博远偶尔看见娱乐花边新闻里关于她和叶修的照片。

他是知道的,他们俩关系很不错。从那唯一一面的黑夜里他就看出来了。

大约是在大三的时候,许博远才试水写了长篇。他写了整整一年,翻来覆去改了很多遍。前后投了五家出版社,才有一家找到他,说是“帮他出版看看”。销量平平,意外拿了个文学奖项之后才被人知道的。

那本书就是《家宴》,在挺多年之后被叶修约了改编权的一篇。

要是在许博远大三的时候告诉他,叶修以后会演他写的本子,他是绝对不会信的。

《家宴》的背景在民国,硬说起来,没什么家仇国恨,以许博远自己看来,儿女情长占比很重。他是绝对猜不到这篇小说叶修会看上眼的。

更何况,他这篇小说的男主角,就是拿的叶修做原型。

很少有人看出来,或者说根本没有人看出来他的男主角——方衡,像叶修。大多数人心里的叶修带着电影里的影子,虽然年轻,却已经可以和那些老派演员归于一谈了,绯闻少(除了和苏沐橙的那些),不炒作。

但许博远想起叶修,就老是回忆起高二那年在台上唱《爱与诚》的叶修,或是那一天晚上让他好好学习的叶修。那里都显得随随便便,但哪里都讨他喜欢。

这种特别也会让许博远暗自高兴一会儿。

许博远写方衡抽烟,写方衡平和无波的眼神,写方衡的走路姿势,也写方衡的爱情。

就是在这时候,他的人生理想多了一项,“让叶修演我写的本子”。

他是没有想过这个是会实现的。

只是好好思考了一下,他是不是该开始学习一下怎么写影视剧本了。

完全忘记了自己还是个学金融的学生。

 

不过时间过得快一些,他会知道他的理想有一天会实现的。

 

To be continued.

 

从来不唬人,月更就月更。




 
评论(11)
热度(50)
© 于噤言/Powered by LOFTER